L昕L

一个世界

AU 架空

消失了一个世界。

大薛!!(智障好像也勉强但是后面有一小段描写大概...啦

抱着我的ooc跑路.......!

(づ ̄3 ̄)づ

BGM:郭旭——《不找了》【与词没什么关系,听着调调写的】

或许有一个大张伟和一个薛之谦生活在一个小小的、一点儿也不吵杂的、容不得任何虚伪的世界里。这个世界太小了啊....造物主创造这个小世界,小到每一天,都有可能是世界末日的世界,似乎是毫无目的,又好像辞微旨远。

是这样一个故事。


早上9:30 薛之谦把眼罩从脸上扒下来一半,坐起来揉揉眼睛,照着一条腿压在自己腿上的人屁股拍了一巴掌。张伟哼哼两声,把腿挪开。


早上10:00 大张伟坐在床边慢吞吞的套袜子,刚刚拍他的人反而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假寐。


早上10:20 张伟先生终于换好了衣服。摸了手机看了眼日期,瞳孔猛的收缩。


早上10:50 床上躺着两个人,一个全身秋衣秋裤,另一个浮夸风T恤长裤,手搭手腿压腿。


早上11:00 “大张伟,你衣服上什么东西扎到我了......”


早上11:30 赖过床的两个人精神抖擞地做早中饭,音箱连了蓝牙放大张伟新做的demo。“大早上的放这么嗨的音乐......小心楼下举报你扰民!”“薛...已经中午了...”


中午12:00 沙发上摊着俩大爷,手搭在肚子上扶着盘子,看电视。
“看动画片吧动画片!Rick and morty!”别看新闻就行。
“.....我找不到,要看自己调!”
“哎呦喂薛老师怎么一点也不乐于助人呐,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啊来下一页...在下一页!哝第一排第三个!”
“…幼稚死了大清早看动画片!”这是并不想看动画片的薛老师。
“......薛,真的已经中午了呀您怎么还就不听了呢!”


午后1:10 输了划拳的张伟同学一边洗碗一边瞟电视。
“哎张伟我打赌Rick的头盔不是一般的!你看电池才装了一个!”
“看到了看到了后来内狗,给自己造了个机器身体嚯真是绝了!”
“想象力真的够丰富了啊不得了,馒头!馒头你看看人家狗狗!”
“完了咱馒头要给您教坏了变成智能狗可还行,就它内发型也得是个艺术家嘛不是!”

啪——

“.....薛...盘子给我打了....”
“....算了我来,您老人家真是十指不沾阳春水干不得活儿怎么的?没破吧?”
“薛你学我说话!一点都不像!...手没破。”
“......我说盘子!”


午后2:28 薛之谦在自己房间里研究一副词,皱着眉头,想着造物主给的消息,心底凉了一片。暖气很足,门忽然开了一条小缝,张伟探头进来,说薛,薛我现在,我不知道写什么,我就来看看、看看您干什么呢、
薛之谦笑,让他进来,递了吉他过去,说我也是。心思哪里还在那幅词上面。


下午3:10 一首郭旭的《不找了》,不知道为什么弹着唱着就吻起来了。打架一样的激烈中,薛之谦不忘把吉他推到墙角,闭着眼放稳,然后去抓张伟脑后的头发。大概是压到了变调夹,反正是胡来。两人气息颤成一个样子。


下午4:30 清理干净了,房间也是。又变回“大清早”两人横在床上的样子。只不过这一次,一个穿......呃......俩裸男。空气也是潮湿的味道,两个人卷进被子里,薛之谦用脚背勾张伟的小腿,嗓子哑哑的:“饿。”


下午4:56 两人都没提点外卖的事儿,反常地开始自己忙完饭。薛之谦给猫啊狗的喂了晚餐,摸摸它们的毛儿,嘴角向下。他看见沙发上张伟正准备解锁手机,赶紧过去掐他脸说我在这儿做饭你干嘛呐?佯装生气要没收手机,张伟也配合他演戏,装委屈的样子,没藏住眉梢的笑意却在往外冒。两人的手机安安静静地叠放在窗台上,一个电量98%,一个97%。同时响了一下,是新闻。
“据悉,今天或将是.....”


下午5:18 涮火锅吃。薛之谦要放辣的底料,张伟不同意,支支吾吾了半天,跟他说您、您下午内个...没找到润滑剂有点儿受伤吧?不能辣、、啊。
过分的荤话不是没有说过,可偏偏就因为这红了脸,两只番茄似的红着脸还都怪是热气熏的,围着锅坐不说话。
“.....薛、有有绿茶吗?”
“.....我去给你拿啊!”
往事尴尬随风去。


下午6:32 两人出门遛狗,小区里最凶的大黑狗没出门,可把张伟乐坏了,还冲黑狗的门栋装了两声狗叫,里边没动静,得意洋洋地扬着下巴颏儿踱过去,看得薛之谦扶着腰直发笑。温度在降,张伟搓了搓手,又把手往薛之谦的大衣口袋里揣,然后抓住他的。
馒头被张伟绕了条大红围巾,形象略猥琐。它有些不安也不知怎么的,居然抛开高龄走的蹦跳。


下午7:00 到家了。张伟站在门口脱鞋的当儿,某薛姓铲屎官已经狗腿地接住扑过来的暴暴,尽管踉跄的往后倒了些,还是笑着对上老暴犀利的眼神,用力的把它禁锢在怀里。


晚上7:20 撸猫。看电影。手机还在那儿躺着。


晚上8:14 暴暴高贵冷艳地睡回了豪华猫窝,薛之谦不知道从开始的第几分钟就睡了过去,仰着头淌哈喇子,张伟笑,给薛老师把下巴合上,小声说薛老师精神衰弱在我这儿给治好了是不是要付医疗费用的呀?把空调调高了一度,然后挪着懒人沙发靠他再近一点儿,头靠他再近一点儿,然后握住他保持抱猫姿势的手,手心的温度传过来,张伟叹了口气。一个人看完了整部电影。
你说,薛之谦梦着什么呢。


晚上9:12 电影终了,张伟还没来得及对薛之谦实施自己刚预谋好的叫醒服务全套套餐,普烂A是舌吻十分钟的那一种,薛之谦就自己揉揉眼睛,视线聚焦变得清晰,面前是放大版的张伟的脸。
“啊!!你干嘛!神经病啊!”
“......我我我我刚准备叫您起床来着…!”结果您突然睁眼我太紧张没没没收回来。
“.....很吓人的好不好...”
“...哎呦喂我这俏丽的小脸庞在您眼里怎么就吓人了呢?委屈啊我.....”
“你还贫...”


晚上10:07 张伟洗完了澡靠着床头看书,《培根笔记》没看下去几张,回过神来,看看泛白的书页上的字,“谈死亡”,真是....你希望想不起来的事总有人提醒你啊,就是这个理。


晚上10:20 薛之谦湿着头发出来了,毛巾随意擦了两下就甩在了床边,他跨坐到张伟身上,把书抽出来放好,捧他的脸,水珠顺着头发滴下来,晕在衣服上,被子上,染开一片褶皱,他亲张伟,眼角红红的,说做吧。张伟在忍,忍着欲望,忍着哭。一瞬间的失控,张伟觉得自己可能要哭。他把薛之谦按到胸口,舔他的脖子,亲他的耳朵,忍着哭腔,说薛老师今天自投怀抱啊真是少见。胸前湿漉漉的,是薛之谦头发上的水吧。他闭着眼睛控制好情绪,才把薛之谦扶起来,伸长手去摸毛巾,给他擦头发。

恍惚间张伟甚至觉得薛之谦什么都知道。“不做啦。薛,今天不做了.....薛、我给您讲个秘密吧。”

“那我也有个秘密。”薛之谦乖乖的坐起来,两人两双兔子似的红眼睛对视。

张伟停了手,拨了拨他的头发看着有个半干了,想说什么还是顿了顿。

房间的落地窗外壁结了一层水雾。偶有水滴在外壁滑落,留下一道歪歪扭扭像蜗牛爬过留下来的印记。天似乎更冷了。

“薛啊,我给您说个事儿,但是呢,你不能听见,”他认真地看他,又像在自言自语说着毫无逻辑的话。

薛之谦没有计较这话的奇怪,由着他半捂住自己的耳朵,“那,我们就当交换吧。”他也伸出手,捂住张伟的耳朵,“我说三二一,我们一起讲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三 ,二 ,一。”

捂在耳朵上的手同时用了些力气。

“咱可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。”
“明天是世界末日。”




晚上12:00

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次日

对不起,没有次日了。




-完-

后记

没有人知道薛之谦以研究歌词为由,躲在房间里藏了大张伟的手机,就像张伟藏了他的一样。最后还不是齐齐叠在了台子上。

没有人知道薛之谦想选《后天》,想让他知道些什么,又希望他开开心心的什么也不知道,最终手一偏选了部爱情片。

没有人知道张伟想像薛之谦喜欢的那样,安安静静地抱着,过这最后一个夜晚。而薛之谦想像张伟喜欢的那样,在欢愉中忘却一些,断绝一切。

幼稚吗?是吧。


-真的完啦-


嘿嘿(´・ᴗ・`)




评论(21)

热度(94)

  1. 死于烟酒嗓L昕L 转载了此文字
    @得到了你就该丢下° 前半部分是甜的 最后就有点扎心了老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