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昕L

接触时你在想什么

写字卡一月,起名一秒钟.....

我这起的什么烂名字...!(捂脸

无明显向攻受,小脑洞一个。

下边正文~

=======

1

“张伟哥,我给你说啊……”

“哎呦喂薛老师您可起来点,把我都给压趴了快,来起起起起起...不也才喝了几杯吗...”

“....没醉!我就是想和你说个事...!”薛之谦仰着脖子倒在张伟旁边,笑的开心,“我没跟别人说过!”

张伟拿他没办法,无奈推推他脑袋,“您先起来行不行?..头要压我裆上了!”

薛之谦立马像小孩一样坐正,一只手去握张伟的手,正经道:“我得拉着你说!”然后兀自点点头,“嗯,你想知道吧。”又软在桌子上,趴着看他。

“哎哟您也太主动了....有什么事直说呗还拉我——”

“嘘——”薛之谦竖起一根手指抵着嘴唇,“你听我说嘛……”委委屈屈地开口。


——好像被占便宜的是你一样。

“我没占你便宜!”

——我我我没说出声来啊!

“....我听到了!”

大张伟放弃挣扎,果然和喝醉的人不好讲道理。

“我没喝醉!”

.......
不行,要疯。
他扶额,坐坐正给了个“您说”的手势。


“张伟,你是喜欢我。”


2

张伟去上海录节目,结束了准备去吃饭,结果没耐住薛老师的盛情邀请以及自己那么“一丢丢”的私心作祟,就跑到人家里去了。

火锅咕嘟嘟的冒着泡,两人坐在餐桌旁,薛老师不负众望拿出了一瓶酒精含量较低的酒,“甜的。”他说。张伟没拒绝,尽管他有六个小时后的飞机。

知道薛之谦一杯倒,但没想到,他没抿上几口,那边就已经瘫下来了。


敢情您逮着酒甩喝啊?!


认命的关了电磁炉,听他“酒后吐真言”,趁机呼噜一把头发....然后就成了现在这个场景。




“张伟,你是喜欢我。”

话都说不利落了,这可是个病句。张伟想。这人怎么这么直白呢?口说无凭哦。

于是他严肃道:

“是是是是内个什么....您都知道啦?...那怎么着吧?”

还敲敲桌子装冷静,其实心脏砰砰跳。

他看见薛之谦衬衫领口敞着,脖子上的水渍不知道是酒还是汗。人还是傻呵呵地笑,嘴唇抿着,淡淡的红晕从颈侧蔓延上来,“那我们在一起。”

“行呗。”张伟听见自己说。

薛之谦另一只手搭在张伟的手背,然后猛地站起来,一拍桌子,“走!我们去睡觉!”

天地良心,大张伟真的没有想歪,也真的没有在内心小小的激动一下。

然后他就看到那人一头栽在沙发上。发出轻微的鼾声。

“薛之谦!!”



3

航班取消了,天气原因。

张伟看看抱着毛毯蜷在沙发上的人,感觉自己两块钱的大脑不够用了。

他一度认为薛老师也是喜欢自己的,每次黏黏糊糊的往他身上挂,每次笑眯眯的喊他,每次挑他身边的位置,之类的。但是他好像也会对别人一样,大张伟关掉火星情报局的片段,车座子脸又垮了几分。

他究竟是怎么知道的?还那么肯定?

被人看透的感觉有点不爽。前朋克青年如是说。

安安静静地坐了会儿,大张伟从嵇康想到南方公园,一无所获。

最终倒在懒人沙发上。


4

“老实告诉你吧,我有超能力,”薛之谦吸溜口面条,又往里加了两勺辣椒面,“我原本想告诉你这个的,看着你的脸一下说岔了,没想到你还承认了....辣辣辣快水!!”

“嚯....超能力可还行..”张伟给他递水,挠挠头,“什么超能力啊?”

薛之谦盯着他的眼睛,勾着嘴角,“你猜,”又拉住张伟的手,“嗯....不是穿墙,不是隐形...不是胸口碎大石!你傻不傻!我不要面子的啊!..”

张伟震惊地看着他这一系列动作,手心的温度传过来,“读心术?”他问,“读读心术是吗?”

“是,你信吗。”又喝口汤,“你吃呀张伟哥。”

张伟把头低进碗里,“信,”声音有些糊,“我能不信吗..!”

又踌躇了会儿,问:“那什么都能听到啊?就....所有我想的?”

“不完全,比如——上次你演唱会,唱果汁那次,我就听见了,你说...啊不是,你想.....哎算了...”要不是听见了,当时自己脸也不会那么烫。

“再比如,现在,我就不知道你在想什么。手伸过来,”然后抓他的指尖,“....不是...那句我没听到!你怎么还想这些东西...!...也没有很尴尬吧....张伟!”

“我我我我没有!是您当时顶着我了!”张伟把手抽回来,急着还嘴。

“所以,只有肢体接触的时候,才能听到...对吧?”不顾对方红了脸,拿手碰他脸,轻轻的一下,“这样呢?”

“....你说的跟你想的一样的时候,听不见,是空白的。”薛之谦干笑一声,仿佛这样空气就会降降温。

“嚯...真是,小说都没您夸张了,”张伟摸摸鼻尖,“就是有肢体接触的时候能听到别人想什么呗。

又噗嗤笑出声,“那内什么,的时候呢?”

“什么?”

“就是,”他眼睛低下去,“亲密的...肢体接触。”

“....来试试?”


薛之谦站起来拽他,嘴上却慢慢的,小心翼翼的亲上去,只是嘴唇相贴,张伟撑着桌子往那凑,吻深了些,闭着眼,再靠近一点....

主动去勾人舌尖。

直到湿漉漉的分开。


“....怎么?”

“...我听见了,”薛之谦眼睛亮晶晶的,嘴唇红的让张伟移不开眼。

他笑道:


“你说辣。”



=======

耶嘿。没啦


或许:

薛之谦从小就这样。他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。
高中的时候,为了考到个两位数分的数学,问旁边人借橡皮趁机摸手。
——啊,用面积法呀。
“你干嘛摸我手!”
“.....兄弟,喂...大哥,我不是那个意思...!...别动手有话好说...喂!”

哈哈哈哈哈哈哈










评论(12)

热度(1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