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昕L

断.

写在前面:

第一次发.....算是...自己有过的感受吧,失眠的感受。短到爆(:3_ヽ)_。。。

写完自己觉的.....哎哟,,写废了,,

希望以后有一个人能在你失眠时陪你说说话,一定会很幸福吧。

对了祝大家新年快乐~

【其实是甜甜(≧ڡ≦*)



正文:




薛之谦失眠。

其实不是他不想睡,而是怕,害怕。

精神衰弱最严重的那一阵子,半夜经常醒来,然后潮水般的孤独感湿湿的扑过来,他几乎喘不过气,像是一个人被无形的漩涡往大海里拉,又好像站在灯下听着黑暗里一片片人声的批判,他蜷起身子,往被子里使劲窝,想给自己一点安慰。

这种无助要把他淹没,以至于最严重的一次,他站在窗台边给父亲打电话,说:爸,我要自杀了。父亲给他喂了安眠药,又抱着他的脖子一直说着话,才安心的入了眠。

“嚯,这么严重啊。”张伟听说时,兴奋地拍拍胸口道:“不就是睡不着嘛,咱那叫什么,睡什么睡起来嗨啊,拉着人起来吼倍儿爽,怎么样的失落感也得到他七舅姥爷家去了!”薛之谦笑骂他神经病,哪想张伟又接了一句:“那咱干脆夜夜笙歌得了,春宵一刻值千金啊俗话说,一个月也见不了几次,过一夜,包您忘了网友说我肾虚!”薛之谦没说话,一记膝踢就过去了。


十一月份两人都忙得很,好不容易见了面,薛眼睛里盖不住的疲惫还是打破了张伟“决战到天明”的计划,他想,安安心心抱着睡一夜吧,万一薛又得醒怎么办哪?总不能真带着人去卡啦OK吧?想着又觉着自己矫情了,哀哀地埋怨自己。


睡到半夜,还是醒了。薛之谦有点慌,又怕扰到睡着的爱人,僵着身子不动,恼着自己这破毛病,好不容易见着了一起睡一次还是...他动了动腰,扭过来一点看着透过窗帘的暗光柔和而清冷的铎上一层薄薄的亮,被子边沿露出的脖颈,凸出的喉结随着呼吸一起一伏,薛之谦觉得后颈有点酸,悄摸摸的转回来,许是脑后的头发扫到了身后人的鼻尖,张伟吸了鼻子,向着他的方向挪了挪,似乎没感受到怀里的身子一僵,迷迷糊糊的将手从他腰间伸过去,环着往上抱了抱,又小心的握握他折在胸前的手,整个人揽在怀里,带点起床气的声音响起来,跟哄小孩似的,轻轻的声音:“抱好好,睡觉觉,乖啊薛老师。”薛之谦突然觉得....心化了一片,低低地嗯了一声,回握住他的手,脑子里也慢慢安静了下来。一切都比想象中的简单。


空气里只剩下交叠的呼吸声。


没有一个安静的拥抱解决不了的事。


FIN.

评论(8)

热度(3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