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昕L

【长顾】日常

想来顾昀那么皮,陛下是管不住的。
那子熹对着长庚撒娇蒙混过关大概也是游刃有余了。
平时端的长辈架子也得暂时放一放....
互相宠的两人太可爱啦!!
于是—

===

顾昀瞒了圣上,半夜偷摸摸地从房里翻出去,只和沈易通了个气,叫他帮自己瞒一个上午,下午就能回,不想办事的时间比想象中长,好容易才在堪堪落日时进了府。

沈易早就焦头烂额,恨不得把睡的迷迷糊糊答应了顾昀的那个自己拎起来抽一顿,只好和长庚说顾昀在自家陪小姑娘玩,没想到陈姑娘演技尴尬,直白的没什么撒谎经历,一会儿就给皇上问出来了。

长庚气他瞒他,又无处找人,只好听沈易抚着从中午便在房里等,桌上的折子批了个大半,近期境内外也算安稳,他便没了心情,狼毫笔上的毛也被折的乱七八糟。赌气的把昨晚被人哄着拿出来的酒壶又收了起来,想着该好好管管了。

这边急的踱步,顾昀那才刚踩着夕阳的余晖拉了马缰,随手一拴,还没进门,王伯就着急地来提醒:“我的侯爷啊!皇上在屋里等了您快三个时辰了!您...!”

顾昀一听,方才休闲的神情全无,轻咳了几声,应着王伯,心里赶紧打算盘,想着怎么哄家里这祖宗。没一会儿方案有了个七七八八,便推门。

长庚大约是听到了马蹄声,跑到门口,等顾昀推了门,一颗心落了地,面上却冷着眼看他。

真生气了...?顾昀一时有点底气不足,摸了摸鼻子,复又笑了,他站在门槛外,挑眉看他:“陛下,臣来迟了,还望陛下赎罪。但——”他向皇上张开了手臂,宽袖上沾了些路上的尘灰,显得软绵绵的。

“——但陛下不抱抱臣吗?”调度了一个狡黠的眼神。大大方方地伸着手。

“......顾子熹!”皇上气着喊他,抱着的臂也放下了,握成拳,就是不抱他。说来也怪,群臣面前言谈严肃的九五至尊,在顾昀这只像个小孩子。

“臣在!”顾昀见他不动作,索性闭眼,脚尖抵着门槛,两眼一抹黑,直接往里倒。

这姿势若是摔一下,膝盖或手肘.....总得有个疼上几天。

这下皇上彻底定不住了,下意识上前一步,快速地接住他,顾昀直接扑在他身上,双臂正好方便揽住他。长庚发现自己中计——而且还是当年顾昀藏信时用的旧计,最近悄悄升了级,顾昀依旧把自己吃的死死的。他要挣,却挣不脱——心里并不愿松开的想法先于大脑在肢体上浮现了。

“顾子熹!”长庚气急败坏,就着这个姿势在他臀上抽了一巴掌,另一只手环着顾昀的腰一点也没松。

“哎哟...臣在呢——”顾昀猝不及防被打,叫了一声,仍像没骨头似的靠在人身上。轻轻在他颈侧吐气,“皇上......臣一路骑马,心里又急着见您,快马加鞭啊......颠得屁股疼。谁想到陛下将臣这份情视若空物啊,还打我。”

长庚快被他气笑了,也好像忘了是谁偷偷跑出去的,听着难得撒娇的语气心早就化成一滩温温软软的水,咬牙在顾昀耳边道:“我大将军戎马半生,难道还会被马颠的屁股疼?”

“伤没伤,陛下自己检查不就是了。”
顾昀懒洋洋地答,半眯了眼睛,瞳里盛的满满的——在长庚眼里是恃宠而骄。

顾昀满意的感到长庚呼吸加快,一把将自己抱起来,半强迫地往塌上压。心想小崽子,我还对付不了你?

“陛下查完......可别判我欺君之罪就是。”




==两眼放光嘿嘿笑的end==

“义父......你什么时候乖一点才好.....”
“我......哎不是!你别打......!我骑马没伤又不是回来留着给你打的!啊!”
“欺君抗旨.....哪一项不得挨罚?义父....你评评理?”
“长庚!....你....心肝儿我错了!别打!轻点儿...”

===

皇帝再中美人计,安定侯请辞早朝。

互相吃死了。谁也不让谁。





评论(3)

热度(18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