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昕L

【大薛】黄金时代

鹿住

一只橘子:

大张伟X薛之谦




*除了人物都是假的


*一些无聊的日常






薛之谦今年录的第一档综艺节目是个音乐节目,大概内容就是唱唱大家觉得好但是不火的歌。


自己的任务只是坐在下面装模作样地猜猜唱歌的是谁,再偶尔上去唱唱歌。


 




但他很喜欢这节目,他不用做什么效果,还可以听喜欢的歌手唱歌。


 




第一期的时候,自己的好友和校长合唱了一首歌。然后他们说,八九十年代是香港歌坛的黄金时代,也是华语乐坛的黄金时代。


 


他忽然有些唏嘘。


 




他跟张伟刚认识的时候,他们认真的讨论了这个问题。他问张伟你为什么不认真发歌了,张伟说,不是现在歌不好听了,而是现在的人根本不喜欢听歌了。然后他们叹气。


 






他从不否认自己想成为很红的歌手,即使音乐市场不景气,即使现在已经没什么人拍mv,他仍然近乎固执地做着一些事。


 




自己虽然不能改变它,但也不会让它改变自己。


 




张伟理解他,也支持他。


 




台上忽然说起那位歌手和哥哥的事,身边的好友已然泪目,他听见台上的人唱“笑骂由人,洒脱地做人。”


 




他想起自己粉丝和张伟粉丝吵的最凶的那段时间,他不止一次一边刷微博一边难过,张伟就在他边上,也不说话。等他抱怨完了,张伟就说,薛啊,习惯就好了,那些小姑娘还小,也还是爱你。


 






他想问他们既然爱我为什么不能爱我的爱人呢,可是张伟凑上来吻他,说薛老师难得在一起就别想着那些烦心事了,他也就忘了。


 




这一刻他想,还好,还好无论别人怎么说,张伟还在他身边。


 




下了节目他去跟偶像寒暄,偶像拍着他的肩说,你还在唱歌,真不容易,要一直唱下去啊。




他忽然觉得自己被交付了很重大的使命,认真地点了点头。


 




早春的北方仍然有些冷,他放走了经纪人和助理,一个人从小区门口往家走。跟张伟在一起之后他们就在北京租了个房子,是个有些年头的小区,位置很偏,倒是不会被拍。






租房子的时候张伟说,薛,这以后就是咱俩的家了。


 


彼时房子里还只有前任房客留下的一些家具,空空荡荡的,隔壁的阿姨刚刚买菜回来,跟他们说他们刚搬来有什么事可以去找她。窗台上有几盆小小的绿植,有风吹过来,晃了几下去没有倒。




他点点头,嗯,是我们的家。


 


回了家发现灯开着,才想起早上张伟问了他今天在不在北京住,那人多半又是从二环赶过来的。


 


他衣服还没脱掉张伟就从房间里晃荡出来,很开心的样子。说薛你回来啦,我好想你。


 


他被抱了个满怀,张伟身上有种奇特的味道,好像小时候弄堂里的烟火气,又好像小时候奶奶给他做的新衣服带着的艾草香。


 


他说,我也想你。


 


他还没吃饭,又懒得做,就叫了还开门的砂锅粥的夜宵。粥送来他倒进锅里热了一下,米白色的砂锅安放在灶台上,里面的粥咕噜咕噜地冒泡。张伟等不及,从他身后伸了双筷子夹了个奶黄包。


 


上升的蒸汽模糊了厨房的玻璃,他隐约看见对面的厨房灯也开着,才想起很久之前遇见隔壁的人,女人说我女儿有时要半夜练会儿乐器,夏天便要高考,不知道会不会吵到你们。他笑着摇摇头。


 


他把重量压在张伟身上,由着张伟夹了个豆沙包喂他,很甜。


 


 


粥里有些螃蟹壳,他认真地把蟹黄舀出来放进张伟碗里,然后把蟹壳支在碗边,像个玩心大发的小孩。


 


吃着饭他们聊起录节目的事,张伟打趣说自己也算是九十年代出道的人怎么就沦落至此。他竟真的开始难过,张伟混不吝地,从他碗里夹了个扇贝,吃的开心。


 




“薛,我说真的,能唱歌就是好时候,别想那么多,都是命。要是音乐市场一直那么好,说不定我还遇不见您呢。”


 




房间里很静,只听得见他们俩喝粥的声音。


 


 


有你的日子就是黄金时代,薛之谦想。



评论

热度(126)